什麼叫做因為幼稚園的一句話讓朴有天徹底變成了一個變態?那麼造就了這麼一個變態究竟是誰的錯了?

後來的他是成功替朴有天完成了企劃案上的模特兒擔當,也再後來朴有天是破天荒的沒對他出手,能夠沒被性騷擾且成功的完成這次的企劃案是讓他完全受寵若驚,不過就算朴有天事後的變化讓他嚇很大,對於朴有天所提及的幼稚園事件,他至今還是不太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金俊秀手心握著傷醒過來時,他第一時間則是起過身來瞧看自己身旁之人是否安好,但事實卻不如他之意,他的身邊並沒有他想見的人。

他坐在床上愣了好一會後,看了自己已被包紮好的手心,他不慌不亂的跳下床,然而走出這間小房。他知道自己睡得不是朴有天的虎皮床,是別人的床,他順著熟悉不過的村莊小徑來至朴有天的屋外,門也沒敲的就將朴有天的房門給推開。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點教授一下課,他連飯都沒吃就趕著回寢室準備來去洗澡。他不曉得為何今天的自己會如此注重晚間七點與金俊秀的約會,但不管如何,他現在若不回寢室將自己的狗窩好好整理一翻,他的心底就是不舒服。

以前的自己也不是沒交過女朋友,只是現在回過頭想想,好像還沒有一個女友有讓他這麼注重自己的儀容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賈成滿意的看著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人兒,又看著渾身無力跪在地板上的朴有天,便笑問道:「朴有天,先前你不是還很嗆嗎?怎麼現在只能跪在那了?」

賈成來至床緣,一手便掐住了金俊秀的嫩頸,看著金俊秀又說:「你呢?一隻沒用只能靠朴有天保護的羊……這就是你們最大的死穴!」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後來他想想,他決定在期中考前翹一次『西洋音樂史』。

老實說他自己也不太曉得翹課的原因是什麼,自從與金在中談過金俊秀的事情以後,他發現要自己去面對金俊秀似乎不怎麼容易了。也許他得按照金在中所說的,讓金俊秀明白自己不愛男人,免得他們倆真的陷於水深火熱之中,到那時候他能否逃離同性戀的深淵,連他自己也無法保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尚未發覺自己身邊的羔羊不見蹤影的朴有天,他一個人就在自家面前燒起柴來,心底還喜滋滋的想替金俊秀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當天色漸漸暗沉,火柴的光影是唯一的點綴,這時,他才忽然發現,為何他的羔羊遲遲沒有回來?

他抬起頭環顧四週,村內的每個人都沒有異樣,可為什麼他的心底卻是不禁的發顫?他站起身,眼神看向了羊咩與卡滋的小屋,小屋的那扇門因風而搖晃,他緩緩的睜大眼來,這時才驚覺一切都為時已晚。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收到崔珉豪送來的消息以後,金俊秀覺得自己的日子從沒好過過。

由於朴有天太過於擔心他的羔羊會落入賈成手中,他是限制了金俊秀的行動,一天不能出門超過三次,一次不能超過半個時辰,能去的地方也不得超過村莊的範圍。狼族的村莊說真的也沒有很大,所以金俊秀想去河邊洗個手腳都不行,通通只能仰賴將他保護至極的朴有天。可問題就出在於,朴有天也不是一個時時刻刻都能夠待在他身邊的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ie Ruinenstadt ist immer noch schön.
廢墟之城,燦爛依舊。

Ich warte lange Zeit auf deine Rückkehr in der Hand ein Vergissmeinnicht.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張冰冷的實驗椅讓他躺到變溫熱,他體虛脫的望著實驗室的燈光看,爾後發覺眼前的燈光被人所擋,他的眼神卻不陌生的看著來者。

「需要愛你嗎?」

唉,無奈,悲情,他好想死。

跟沈昌珉相處的日子也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短了,可到現在,他還是不曉得沈昌珉的腦子裡究竟在想些什麼。只有一句要他別走,因為需要他,他總覺得這一切還不夠。沈昌珉大可去找另一個配合度與他同等高,且不會違抗他的員工來代替他,他並不會覺得失落,更不會再因此害怕自己沒工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從金俊秀對他微笑以後,他打算提起勇氣去過問金在中有關於金俊秀的所有事情。

那麼一個可愛的人,看上去也正常正常的,怎麼會喜歡他呢?雖然他並不覺得暗戀自己有什麼不好,不過對於金俊秀這麼一個人,他是越想越好奇。雖然他們通識課的組別是一起,可現在也還未至期中考階段,他也不知道期中報告老師要的是什麼,所以每回上課,他與金俊秀還真不知道要聊些什麼好。

基本上,由於老師不下課,他們倆也不太可能聊上些什麼。他總是在課堂中看著金俊秀的那顆紅腦袋,看著金俊秀做筆記,然後就下課了。對於這堂通識課,到目前為止,他似乎還是不太了解教學內容是什麼。

今天他特別約了鄭允浩,也特地交代鄭允浩記得將自家的寶貝帶出門一同吃飯,就是為了讓金在中來解答他心中所有的疑惑。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門以前,他又看了看在他手掌上的金在中,身上僅有薄薄的又易破的衛生紙包著,他覺得不太妥適,於是問:「你冷不冷?」

金在中在他的大掌中捲著那堆衛生紙,將身上該掩蓋的所有部位都給蓋住了,不過就如他所說,這種天氣身上只有那些衛生紙明顯是不夠,所以金在中也誠實的答:「有點。」

「你等我一下。」

他回過房裡,將金在中放上了書桌,於是又退去剛穿上不久的外套,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堆小盒子,然而也從衣櫃拿出一些已快汰換的保暖衣物,他將衣服攤開,拿起剪刀便開始剪裁起來。金在中盤腿坐在桌上,抬著頭看著他,「你…#$&*?」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有天頭一天就發覺崔珉豪已不見蹤影,然而最讓他懷疑的,是負傷從森林走回來的錦蓉與賈成。雖他與賈成素有嫌隙,但他還是過問了錦蓉負傷的原因,可賈成卻僅是聲稱被樹枝所傷,無所大礙,可他卻是怎麼看那傷口,怎麼認為是兵器所為。

也就剛好在這麼一天,崔珉豪失蹤了。

全村上上下下都沒人知曉崔珉豪去了哪,又是為何會失蹤。

今日算來,崔珉豪已失蹤五日,他到底去哪了?朴有天從河邊又走回村莊,他不明白,崔珉豪一個小人能去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崔珉豪跟著沈昌珉回象族後,他才忽然發現自己的選擇似乎不對。

沈昌珉雖然說的沒有錯,賈成近期不會有動作,但所謂『近期』時間究竟是多長?他沒在狼族裡更不可能隨機應變,也無法替朴有天看好金俊秀,就算他有沈昌珉的保護而免死,但朴有天呢?好不容易知道賈成的秘密,可他卻無計可施,若真在他待在象族的這些日子裡朴有天出了什事,他該如何對自己有個交代?

朴有天對他的養育之恩,他不能夠忘。況且對於已知的危險,他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朴有天遇害。

「我想回去。」崔珉豪坐上沈昌珉一旁的矮凳,看著劈柴的沈昌珉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崔珉豪在地上摔得一時間使不上力,他的大眼只能盯著男人臉上的圖騰瞧,抓著男人胸口上布料的手緩緩鬆開,輕輕將從自己嘴中的熱氣吐在男人的胸膛上,久久都沒說話。男人不知是知道他的難處還是體諒他,也很乾脆的與他一同躺在森林內,就連被他所躺麻的手臂,男人也不急著抽開,直到他開口率先說話,男人也才跟著有動作。

「謝、謝謝你。」崔珉豪勉強坐了起身,無力的說。

男人沒有回答,他蹲了身子,便精準抓起崔珉豪受傷的手臂,拿了自己腰上的水壺,男人用嘴咬開瓶蓋,就將裡頭的高粱酒往崔珉豪的傷口緩緩傾倒。

「很痛!」崔珉豪用力的想抽回自己的手,但男人卻抓得緊,「很痛……真的很痛!」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通識課最麻煩的地方,就是教授要求分組,各個在班級裡不熟的人群就得被迫湊在一起。很剛好的,『西洋音樂史』這堂課就是這麼麻煩。

當教授宣布這悲慘的遊戲模式時,教室每個同學雖然沒露出什麼哀嚎聲,但不屑的神情盡是歷歷在目,他知道氣氛很不好。不過他不同,這回他聽見教授又想玩這種遊戲時,他第一個眼神就是看向坐在他前前格位置的金俊秀。

這堂課他又忘記聽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他腦子裡盡想一些該如何開口向金俊秀要求他們兩人一組。雖然他內心很想等金俊秀自己來開口,但直覺就是告訴他,若他不主動出擊,等到死金俊秀也不會來找他。恐怕是上次金俊秀的神速閃人嚇著了他,又加上回宿舍找了半天卻又沒見著金俊秀寫來的情書的二次傷害,他深深覺得,若是要深入了解金俊秀,他就必須主動。

雖然他很不願意去倒追人,但他告訴自己,他不是倒追,只是想了解金俊秀是何許人也,也或許可以欺負欺負他。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