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他慢慢的睜開了眼來,入眼的便是趴在他胸口上的金俊秀。

昨夜他們似乎是相當賣力的配合對方,他是第一次,金俊秀也是第一次,用的好或不好是其次,最為重要的是,他憶起了金俊秀在床笫上對他告白的事情。

不能說很訝異,但卻也帶給他自己不少的欣喜。他的娘子是個男人,而且愛他,最後還對他說他喜歡他。反過而言,他何嘗不是如此。雖然被矇在鼓裡有些陣子的,但對於他,要因為金俊秀是男人而把他趕出去,他做不到。

當初給予金俊秀的承諾也就那句『久了自然會喜歡』,金俊秀為了這句話豁了出去,然而很幸運的,朴有天果真是那樣的人。日子久了他也離不開金俊秀;日子久了就算知道金俊秀是男人,他也沒辦法因此討厭他。因為久了自然會喜歡,所以他還是好喜歡金俊秀。

這陣子金俊秀一人的孤軍奮戰,自己隱瞞府中上上下下的所有人,為了留在他身邊,金俊秀為此真的吃了不少苦頭。所以,從現在開始,他不能放著金俊秀不管,他也需要替金俊秀維護他們的身分,好讓他們之間能繼續走下去。

金俊秀在他胸口上很安靜的睡著,平常的他總是最活躍,最靜不下,而且還是會管自己的人,也會有這麼一天是安靜的趴在他身上睡。

昨夜的呼風喚雨,除了那些身子上的歡樂以外,他也了解不少金俊秀嫁給他的原因。

他的娘子說,自己是替雙胞胎妹妹嫁進府中的。所以這世上還有與他的娘子生的一模一樣的人兒存在。當他聽見金俊秀還有個妹妹時,他並不覺得可惜,也許原本他應該娶的是金英秀,但就算人換成了金俊秀,他也不會去怨尤什麼。

他相信老天這樣的安排。金英秀有著金俊秀這樣的好哥哥替他代嫁,最後讓他遇上了他,然後愛他,以致演變成現在這樣的局面,想想也沒什麼不好,昨夜他們兩人也不是玩得挺開心的?

既然他的娘子是金俊秀,那麼他就負有保護他,疼愛他的義務在身。過去的一切種種,他不會再回去計較什麼,驚訝是驚訝,但不也過了,也將眼前的紅髮人兒吃乾抹淨了,事情演變至今,感覺上也沒什麼難度,他們還是可以繼續相處。

他輕輕的拍著金俊秀的背脊,身上的人兒就抱著自己狂睡,似乎沒感覺到他的體貼。但這卻也不打緊,現在的他也不需要金俊秀來感受他什麼,他只希望他能好好的休息。

愛情其實很奇妙,可以在認識一個人之後再選擇愛上他,也能在先愛上他之後再來去了解他。這之間沒有先後順序,只有受的傷害大小與否而已。他承認自己是先愛上金俊秀的,隨著時間的長久,他也漸漸的了解金俊秀的脾性。

就是因為如此,了解了金俊秀以後,要放棄他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他又再次的看了金俊秀一眼,然而將紅髮人兒慢慢的將他挪至床上,讓金俊秀更好睡一點。

他記得很多人都說他傻,他也承認自己在感情上是沒有什麼判斷能力,但他總是深信著,若自己願意真心對待,那麼其實談感情也說不上什麼不容易。就如他現在為金俊秀所做的這些,不是因為有什麼目的而做,只是想這麼做所以做了。

他撐起自己的身子看著躺在床上仍是熟睡的人兒,低身輕輕的在金俊秀的唇上又偷親一口後,他才離開床,為自己梳洗一翻。

再走出臥房時他命下人誰也不能進入自己的房內,就算是老祖宗十八代也不能,只要金俊秀在房內有了任何動靜,都得需向他報備才行。

書上有說,同性間做完這種事情承受的那方會辛苦一點,他這人雖不靈活,但按照書上說的肯定不會有問題。他就怕金俊秀起床會受太多辛苦,所以才千交代萬交代,人兒一醒,是絕對得叫他。

今天的洽商也就免了,不過他還是去檢查放在府中的貨源,清點著進口的貨品。

金俊秀這一睡可睡久了,睡至朴夫人都想來應門叫這失格的媳婦起床,下人一聽見這口風,趕緊的先匯報朴有天,好讓朴有天親身過來解決這問題。

朴有天快速的趕過來,趁著朴夫人還沒來時,他進了臥房,拿了自己的衣裳便隨意的往睡死的金俊秀身子上套。他的動作比起以前可不溫柔,因為事情緊急,結果急到動作太粗魯,把本是睡的很香的金俊秀給弄醒了。

「唔……。」金俊秀無力的坐起身,揉了揉自己的鳳眼,看著眼前慌忙的朴有天。

「娘子,趕緊穿好,娘要來了!」朴有天是特緊張的,他可不想讓金俊秀的身分被別人發現啊。

金俊秀皺了幾下眉,又躺了回去,身下的褻褲連穿也沒穿,一覽無遺的就攤在朴有天的面前,他抱住了棉被似乎又想繼續睡,不把他說的事情當一回事。

「俊秀!」他突然的喊了他的名字。

金俊秀一聽見自己的名字倒是清醒不少,他轉過身看著朴有天紅臉的樣子,才想起昨天他們一起滾床的事兒。

他像是驚醒的又馬上坐上床問:「娘要來了?!」

這下可好了,什麼也沒準備的他是要怎麼見朴夫人?

他趕緊的起身卻不小心的扯痛了自己下身,他叫了一聲便拉緊了朴有天的臂膀說:「疼啊。」

他的娘子疼了!書上說的果然沒有錯,這樣的負擔對於金俊秀是超載了,所以他很乾脆的就讓金俊秀坐在床上,一切的活就由他來打理。

朴夫人的腳步是越來越接近,朴有天的打理技巧更驚人,在朴夫人踹門進他的臥房時,已見金俊秀安分的坐在梳妝台假裝的刺繡,而身旁的朴有天則裝無事的陪在金俊秀身旁。

「英秀,今日為何睡的如此晚?」朴夫人有些動怒的質問著他。

為何做人媳婦卻沒媳婦的樣子,什麼事情都用不好。金俊秀只是垂下了頭不敢吭聲,於是回答的責任就落在朴有天身上,「娘子身體不適。」

「那要不要娘替他請大夫?」這語氣可是酸到極致,可朴有天沒什麼害怕的說:「毋須,娘子只需要多睡一些便會好轉。」

「你別再護著他了!」朴夫人這回似乎沒什麼耐性,馬上就朝著他們倆罵了出口。

金俊秀總覺得罪惡,朴有天因他而受累,無論怎麼想都是自己的不對。

「對不起,娘。」金俊秀從梳妝檯轉了過身看著朴夫人,可身旁的朴有天卻不希望他出來面對這樁事情。

「只會道歉,你的刺繡究竟完成了沒有!?」

「沒有……。」

「有身孕了沒有!?」

「沒有……。」

「那你究竟能做什麼!?」

朴有天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他站起身就擋在金俊秀面前,不是很高興的說:「他是我的娘子。」

「也是咱們家的媳婦!」朴夫人盯著他身後的人兒又說:「你這麼護著他,沒有人管的了他!」

「他是我娘子,聽我的就好。」朴有天也有些沒耐性的回話。

他受不了別人這麼壓榨金俊秀,娶娘子的人是他,娘子當然歸他管了。什麼禮俗,什麼三從四德,如果金俊秀不願意他什麼都不會去逼。他只希望金俊秀留在他身邊是不會受任何委屈的,至於他人怎麼想,他壓根不在乎。

朴夫人被朴有天這麼一說,也氣得跳腳說:「他能什麼都不會!但至少要替咱們朴府添丁!」話一說完,朴夫人頭一甩人就走。

金俊秀聽見最後這話也傻眼了,那麼要是他連孩子都生不出來……這可該如何是好?

「相公……。」金俊秀放下手中的女人活,抬頭看著朴有天的背影。

朴有天是慢慢的轉過身也與他眼神交會。金俊秀其實不是想從朴有天嘴裡得到什麼解決辦法,他只是覺得有些無助,所以才喊他一聲。

但卻沒料,朴有天看著他說:「生不了沒關係的,我有你就好。」

這輩子金俊秀有預感,他永遠都不會曉得朴有天的中心思想是什麼。發現他是男人時,他還是抱了自己,發現自己沒辦法為朴府添丁後,他還是告訴了他,他很愛他,有他就好。

那麼相較之下他能對朴有天做什麼事情?

他突然的站起身,已經不用再抬頭看朴有天的他,臉上哀愁可卻又埋不住自己是幸福的眼眸,他問:「為何你總能將問題看成不是問題?」

這話問的是淺薄一點,可意義卻很艱深。更準確一點來說,這句話的困難度難到朴有天聽不出金俊秀是想問什麼,他也只能就片面上的字義勉勉強強的回答,「沒辦法添丁不是誰的問題,所以這不是問題。」

問題不在他們身上,是在想要抱孫的公婆身上。

他的答話往往是很淺顯易懂,不複雜,也不需要猜測。

「娘子不要擔心,不會有事情的。」因為有他在,所以金俊秀絕不會被打壓,他會保護他。

這話金俊秀是聽得心動,可臉上卻是苦笑。他總覺得自己嫁給了一個不僅是雙重人格,而做起事來一點也不成熟的朴有天。但眼前的傻子卻是不管如何都護著自己,說真的,他也沒什麼好嫌棄了。

「你真傻……。」金俊秀又坐上了椅凳,輕聲的說。

真的很傻,若朴有天在發現他身分以後,將他趕出門,從那天開始心頭上痛痛也就過了,可沒想到朴有天不但對自己不離不棄,又決意與自己隱瞞下去,這回,受罪的已不是只有他自己,他可是也把朴有天一同的拖下海了。

「娘子真別擔心,有事我撐。」他蹲了下身看著金俊秀的臉蛋說。

「你這是何苦。」金俊秀雙手捧了他的有如嬰兒臉頰的臉蛋,額頭也靜靜的靠上他,輕輕的閉上了眼。

朴有天這回又忍不住想吻他。

不過在吻以前,他跟金俊秀低聲說:「因為我愛你。」

然後他便堵上自己娘子的唇瓣。

既然已是夫妻有些日子了,開始由朴有天也一同替他承擔他肩上的重擔,其實也不為過吧?

但這一切卻只是他一人安慰自己的說法而已。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