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在中都還未臨門來叫喊他時,金俊秀早已將所有配備套在身,準備好要開始被操了。

「你這麼早?」金在中把他身子轉了過來,全身上下打量的看著金俊秀,又幫他將未穿戴好的部分給繫上。

金俊秀臉上愁眉苦臉的,無辜道:「是我根本沒睡,睡不著。」

「緊張什麼啊,不就當兵嘛!」金在中捏了捏他雙頰,讓他提起精神來。

「我怕我自己做不好啊,光是看著帳外的那些器具,我就覺得我不行了。」金俊秀低下了頭來,一個人住一間其實沒什麼不好,只不過夜晚裡太過安靜,沒人可訴苦啊。

金在中抿了抿嘴,拉著他出帳營,就像他娘一樣安撫他,不過說出來的話還是令他吐血,「就說你操不得的,跟哥來去火頭軍,還能交你煮飯呢!」

金俊秀搖頭,不行!

「不行!我要撐過去!」說著的同時,以金俊秀的力量他早已難以支撐身上的這身鎧甲,真重!

這時後的沈昌珉也從營帳走了出來,他從身後看了看金俊秀,調侃道:「就憑你這身骨子,不如跟我去顧糧吧?」

金俊秀現在才發現原來大家早就計劃好要投哪科了,看來士兵之列在熟人之中大概只有他了。

「不要!我要當個勇士!」再怎麼說他也不想死的像個娘們啊。

沈昌珉聳聳肩,瞧他一派輕鬆,等等的測試似乎他都不怕的樣子。

金在中依然悠哉,這人也感覺不怕啊!

就只有金俊秀怕的腳都站不住了。

這三人機哩瓜拉的在帳營外講,還沒醒的其他士兵也被講醒了,朴有天跟鄭允浩也同站一旁,瞧著那一早就有活力的三人。

鄭允浩頻頻的看著金在中,他還真沒看過男人長得如此柔水,他的肩碰了碰朴有天的肩頭,笑說:「你瞧那兵,怎麼生的這麼女人?」

朴有天果真也看了一眼,他臉上沒什麼表情,卻說:「生的怎樣不打緊,最重要是要能打。」他撇過了金在中,比起他,他很注意這個金俊秀。

臉蛋長怎樣他不予置評,就是個人樣,可瞧上去他路都走不穩,感覺就像孩子一樣的黏人,他心底認為這種人便是最難訓練的。

看著金俊秀東倒西歪的走入列,他向鄭允浩輕聲說:「看來這次的兵不好練。」

鄭允浩隨意的看看這次入伍的士兵,感覺上並不差啊,不過當他瞄見金俊秀後,他就明白為什麼朴有天會這麼說。

「好好教啊,沒什麼教不出來的。」鄭允浩似乎不怎麼擔心,可他心底最有興趣的還是金在中。

他看著金在中的行徑,臉上就勾起了一抹邪笑。



時間一至,朴有天站於士兵們的前端,嚴肅的看著每一個人,沉而有力的聲音道:「士兵們,等會將測試各位的實力,弱而不堪打的自是被淘汰,將被分配至最下等、最沒用、最沒尊嚴的火頭軍!有誰願意!?」

他疾言厲色的看著每位士兵,也不知打來哪來的默契,士兵們竟一口同聲的道:「不願意!」

好個驚天動地的氣魄,可唯獨沒說話的就起的特早的那三人,金在中最後還是忍不住的用手遮了太陽,沈昌珉則是垂下了頭盯著自己肚子看,金俊秀的雙腳仍然在發抖。

話說回來,金俊秀還挺願意去火頭軍的,昨日金在中大力相薦,能叫他不心動嗎?

不過想歸想,他仍是沒動作。

在一震振奮人心的吶喊後,金在中突然走出了行列,笑說:「我願意去最下流最沒用最沒尊嚴的火頭軍。」

士兵們看著他,金俊秀也汗顏,沈昌珉則是拍手叫好。

「你說什麼?」朴有天皺起了眉頭道。

金在中則又悠閒的再說了一次:「我願意去最下流最沒用最沒尊嚴的火頭軍。」

朴有天不爽了,怎麼會有人這麼不要臉,不想替國捐軀,自是扁低身位的自願去當火頭軍!

金在中也不是不會看臉色,若真要他講,他真覺得朴有天像是踩到狗屎一樣臉非常臭。不過這又奈何的了他,若要真命操沒了,談什麼下流什麼沒用什麼尊嚴,少在那笑死人,還是先保命要緊。

「你!」朴有天指著他,又指了指後頭的營火,「去那邊!」

金在中高興得跳著,過去之時還不忘回頭看金俊秀,眼神挑眉的示意他來不來,只見金俊秀仍是死撐,搖頭拒絕。

這時後沈昌珉也站了出身,痞痞的道:「朴將軍,我要顧糧,為了士兵的溫飽,我得去。」

這話說的振振有辭,似乎糧食若不交予沈昌珉之手他們餓死似的。

朴有天還是搖頭,既然這麼想顧,他手指了糧營,不屑說:「去那邊!」

士兵之列就這兩人最帶種,然而其他人不知是沒膽還是真有骨氣都留下來接受訓練。

朴有天送走了兩名他認為最沒用的士兵後,又看了一眼那跟另外兩名特好的金俊秀,似乎以為他也有話要說,可等了半響,金俊秀的腿抖歸抖,倒是沒說要去哪。

朴有天抿了抿嘴,有些怒氣得走過,來到兵器的面前,大聲說:「各位來此選自己能勝任的兵器,分組切磋,待士官評比後即可分出優劣。」

金俊秀是最後一個拿至兵器的人,他拿到的兵器是一把刀。

他率先的測了測這把刀的重量,奮力的一舉!

「哇操……什麼做的這麼重!」他爹留給他的他就嫌重了,現在可好了,力氣向來不大的他要拿起這把刀是多吃力的一件事情。

金俊秀踉蹌的拿著大刀,找著願意跟他切磋的夥伴,他心底害怕自己找的太強,怕等等打死自己,不過左顧右盼的他最後發現,每個人就都在打了,誰跟他一組啊?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樣子,他前來至他面前,低聲道:「跟我吧。」

「什麼?」金俊秀下意識的就大叫出來,讓遠處的沈昌珉轉了過頭,正在準備早飯的金在中也轉了身,深怕金俊秀出了什麼事情。

朴有天挑了一下眉,近距離的瞧著金俊秀那驚恐的臉蛋,還真是可愛。

稚嫩的喊叫讓朴有天笑了出生,但他還是舉了自己的劍指著金俊秀,又說:「跟我切磋。」

金俊秀糗了,他沒想到第一天的測試就這麼困難,怎麼要他打將軍?重點是他根本打不過!

他很想拋下那把大刀然後脫掉自己身上的鎧甲,更帥氣的告訴朴有天『我不幹了』,可最後那還是他的想像,他沒種!

只能硬著頭皮打了。

金俊秀勉強的雙手舉起大刀,正要朝著朴有天劈過去時,不但人沒劈中,還因重心不穩而跌倒。

朴有天在一旁看著,沒有拉他一把,而金在中是手裡拿著菜刀,很想丟向朴有天,讓他不留意好讓金俊秀攻擊。

可金俊秀沒有放棄,他站起身的同時,朴有天又說:「只要碰的到我,你就算贏了。」

金俊秀扳正自己的頭盔,心裡不滿,怎麼這人這麼狂傲!

他又再次的向前撲上,三兩下讓他抓穩了重心,他懂怎麼握刀,只是他力氣還是太小,步伐站不穩。

朴有天一個閃過身,金俊秀又跌倒了。

「唉唷!」他趴在地上喊了出聲。

這回他真的氣了,他怒視著朴有天,脫了頭盔,又將自己身上的鎧甲卸下,然而走向前從朴有天身邊抽了一把小刀,那充斥著怒氣的紅髮,甩過了身子,只見金俊秀又再次的面對朴有天。

「我不穿那鬼東西!我也不要再拿那麼重的武器了!」金俊秀是真的生氣了,砍不到就算了還一直跌!

朴有天看著他這翻脾氣,又瞧見他大膽的抽走自己的小刀,輕笑說:「沒了鎧甲保護不了你的身子,沒這力氣你是打不贏敵人的。」

金俊秀本來就是翹唇,怒氣甚旺的他讓他的嘴唇更翹了。

「我肯定能摸到你一下!」

力氣小又如何,他就不服輸!

說完,他人便衝了過去,速度快,可是揮刀卻亂無章法,不過朴有天倒是明白金俊秀優秀的地方,這傲人的速度,若打造一把較輕的武器讓他使用,他在戰場上還是能有一臂之力。

可朴有天還是閃過了他的攻擊,一把抓住了金俊秀握刀的拳頭,他一掌就包了下來,金俊秀的力氣的不過他,顫抖的手臂讓他明白自己快不行了。

他抬頭看著朴有天的面容,雖然這人是狂傲了點,但他不否認朴有天真的長的好看。怎麼自己什麼都輸!

而朴有天卻是輕鬆的低頭看著他,從那憤怒的鳳眼,又是圓圓的肉鼻,然而咬牙的齒唇,怎麼看還是挺可愛的。

金俊秀額頭冒出了汗水仍是不放棄與朴有天硬碰硬。

只穿白色內衣的金俊秀,不知是哪來的衣服,感覺似乎是大了點,朴有天仍是抵著他的力量,眼神無意間的看著金俊秀露出那晰白的鎖骨,雙眼再探進去一點,便是平胸上了兩綴蓓蕾。

只見金俊秀向前右手又賣力的揮向他,朴有天的左手輕易的擋了下來。

這不得了,向前的身子讓朴有天望見了金俊秀的翹臀……

這豐臀……可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傲人啊!

一個恍神不注意,朴有天失了手,金俊秀的右手便成功的打在他臉上。

"啪"

朴有天順著力道撇過了頭,才驚覺自己已被金俊秀擊中了……。

「成功了將軍!我打到你了!」金俊秀不是得意,是替自己高興,其實他不是無用之材啊!

朴有天轉過了頭看著笑的開心的金俊秀,他摸著自己的臉頰,嘴角也笑了起來道:「你通過了。」

沈昌珉安然的又躺在糧袋上,金在中則收了菜刀,看來是用不上了。

但這時後,金在中卻不曉得自己身後有著一頭兇猛的獵虎,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鄭允浩見朴有天離去之時,自己也悄然離開了火頭營。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