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一早,金俊秀還是拖著痠疼的身子去火頭營吃早飯,金在中瞧他累成這樣,仍是規勸他願不願再加入火頭軍的行列,慫恿依舊。

金俊秀累歸累,他還是搖搖頭,他說都撐過第一天了,往後的日子一定沒有問題。

雖然痠痛,不過他感覺自己好像有點肌肉了,這一點還是令他很開心。

金在中沒說什麼,看來金俊秀是沒什麼問題了,不過他自己的問題可大了。

他不懂為何鄭允浩不需要訓練,也不懂為何鄭允浩這麼喜歡黏在他屁股後頭,他總覺得自己的屁屁總有一天自己會保不住。可他並不想就這麼被擺平,看上去鄭允浩生的挺正直,可怎麼他感覺他是個相當風流的人?

昨日他不小心將自己的雙腿打的太開,回到營帳裡頭想起這事他仍是有些紅臉。

唉,真的什麼都被看光了。

金俊秀看著金在中變化的神情,有些好奇的問:「在中哥你想什麼表情這麼豐富?」

金在中一手撐著自己的下巴,藍眸也瞧著金俊秀,「你覺得鄭允浩是個怎樣的人?」

金俊秀嘴裡吃著飯,歪著頭想了一下,「挺魁梧的,應該是個可靠的人。」

看來金俊秀並沒認真注意過鄭允浩,對於他的印象仍是停留於外在而已。金在中沒再繼續問有關鄭允浩的事情,他又換了人換了問句,「那你覺得朴有天呢?」

一聽見這名字金俊秀臉上驚訝了起來,金在中不曉得為何他有這翻反應,只見金俊秀吞吐的說:「他……很兇。」

雖然很感謝昨日朴有天的按摩,不過朴有天臨走前還跟他說如果要堅持就不能搞砸訓練,看來上回讓自己休息是朴有天破格的容忍。而金俊秀因為這句話他怕得要死,怕自己會搞砸日後的訓練。

金在中還以為金俊秀會說什麼他很溫柔什麼鬼之類的話,沒想到金俊秀對朴有天是這樣的評價。

可相較之下,他還是比較了解鄭允浩一點。



時間一到,金俊秀又再次入列訓練。

這回似乎是練射箭,他看著每個人拿著弓和箭,自己也向前拿了一桶的箭與一把弓,乖乖得又站回原位。

金俊秀看著擱在遠遠的靶心,他不明白靶心放這麼遠真的能射的到嗎?

「士兵們,射箭不難,這回就看你們能射中多少!」站在前方的朴有天也拿起了弓箭,利落的射出一支,不偏不倚的就射中了紅心。

金俊秀看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沒想到這樣的距離竟能如此精準!

朴有天轉過身後,又說:「各位先練習,待會驗收!」

驗收……!

金俊秀又開始緊張了,現在他可以安逸的練習,不過等等若射不中還是射偏了就不用玩了!

在第一天就跑輸人的他,發現自己似乎不是很受大家的歡迎,每個人看他都不知道在看什麼一樣,簡言之,就是瞧不起他。不過他還是一個人默默的練習,不去管他人的閒言閒語了。

他認真的射了第一把箭,然後專注的看著靶心,他似乎沒看見自己的箭在上頭。他又看著別人的靶心都是滿滿的箭,那自己的到底是飛去哪了?

他茫然了一下,於是又抽了一支箭,再次的瞄準,射出去。

嗯……他雙眼快速的看自己的箭在哪,又不見了。

「誒?怎麼會……?」金俊秀緊張得很,等等就要驗收了怎麼自己靶心上都沒有箭啊?

一旁的朴有天有些關心金俊秀的情況,見他多次箭射不上靶心,他好心的向前指導,金俊秀是聽的糊里糊塗,不過他還是照著朴有天的意思做。

「放箭!」朴有天喊道。

金俊秀箭是射出去了,可是還是沒中。

自己得靶心沒有任何人的箭,而他的箭卻老射在別人的靶心上,一點也不準確。

其餘的士兵瞪了金俊秀一眼,見朴有天在身邊也不膽敢說些什麼難聽話,只箭驗收時間已到,金俊秀也只好低著頭去士官長旁驗收。

金俊秀只有五次機會,他拿起了第一支射了出去,沒中。

第二支,沒中。

弟三支,沒中。

第四支,也沒中。

第五支……

「嚇!」朴有天眼力過好,一下子就接住了金俊秀射向他的箭,他在不遠處冷眼的看著金俊秀,他曉得自己真的死定了。

射不中靶心不打緊,竟然把箭射去給了朴有天,真要命!

全士兵是笑了起來,而金俊秀只能難為情的退下,他將弓箭全數擺回原位,又乖乖的自己站去一旁。

朴有天拿著他的箭,然而走至他面前。

金俊秀緊張的腿都在打顫了,可朴有天沒說什麼,只是將手心打開,將箭拿出來。

他這時才驚覺朴有天的手掌滿是血,似乎因箭的速度過快而摩擦力磨掉了朴有天手心的皮,他皺起了眉頭,擔心的說:「將軍,你先去擦藥吧!」

朴有天看了他一眼又看著自己的手心,冷言道:「你若練不起來,下次有可能不會是這樣的輕傷,也許會害了一條人命。」

輕傷?

金俊秀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傷很大啊。不過他還是乖巧的點頭,「我曉得,我會盡力練習的!」

可問題是,他該怎麼練習?

待朴有天離去,而所有通過的士兵通通回去休息吃飯,就只剩他一個人還在那裡練習射箭。

他就不明白怎麼自己百發百不中?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金在中因為沒看見金俊秀來吃飯,他來到練習場找人,趕緊說:「怎麼沒去吃飯?」

「我練不起來。」金俊秀嘟嘴說。

金在中一把搶過了他的弓,嘆氣說:「那也得先吃完再繼續,沒體力你練什麼!」

他拉著金俊秀就往火頭營走,然而替他端了飯菜,順道問:「聽說你讓將軍的手受傷了?」

這件事他根本不想回想,真的是他的錯,不過他還是無辜的回:「是啊,很糟糕。」

金在中點點頭,一副輕鬆的說:「怪不得他沒法吃飯。」

金俊秀一聽見便瞪大了眼,他不就是罪魁禍首嗎?

於是他緊張的問:「將軍在哪?」

「在他的營帳囉。」

金俊秀就端著他的自己碗飯什麼也沒說的就跑去了朴有天的營帳裡頭。

外面的士官還逞兇鬥狠的攔住他,「你見將軍做什麼!?」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找朴有天要做什麼,可能只是想來看看他的傷勢而已吧?不過他卻不敢說出來。

既然見不到,他也只能端著自己的飯再走回去。

「進來,金俊秀。」朴有天突然打開了簾子說。

金俊秀回過頭,他愣了好一會,看著朴有天被包紮好的手,他又皺起眉頭似乎想說什麼,可卻又被朴有天搶先道:「進來。」

沒辦法了,他只好進朴有天這諾大的營帳裡頭了。

他一進門,就見朴有天桌上的飯菜幾乎都沒有吃,朴有天又坐上椅子,問:「找我何事?」

金俊秀抱著自己的飯碗,吞了口水說:「讓我餵你吃飯吧。」

朴有天挑了一下眉,他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而他也沒答應金俊秀的請求,就見金俊秀碗筷放在他桌上,便脫了鎧甲。

又再次看見金俊秀那寬鬆的內衣。

金俊秀捲了袖子,不請自坐上椅子,很自然的就拿了筷子將菜夾進了朴有天的碗裡,他端起了朴有天的碗,挖了一口飯遞至他的嘴邊。

朴有天猶豫了一會,眼神不是那麼刻意的又再瞄金俊秀寬鬆圓領底下的風光。

若隱若現的粉紅乳首,那白晰的鎖骨,於是他吃了一口飯,鼻血便順道流了下來。

「將軍!你流鼻血了!」金俊秀大叫道。

而朴有天趕緊用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金俊秀則隨便找了塊乾淨的布替他擦拭,還邊說:「我會跟在中哥說別煮太補的。」

才吃一口怎足以流鼻血……況且全天下士兵都沒人流他流這什麼詭異的鼻血。

但金俊秀並沒想那麼多,待朴有天不再流時,他又繼續餵飯。

朴有天什麼話也沒說,他只覺得,到底為何金俊秀的衣服能這麼寬鬆,而為何昨日與金俊秀一同淨身時他沒流,現在他流個屁!

又接續餵幾口之後,金俊秀又大叫了。

「將軍!你又流鼻血了!」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