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一天下來,他發現朴有天沒有騙他,他還是有吃到金在中的手藝。

可壞處就是,累了一天,他的味覺早已不靈敏,沒命嚐嚐金在中的所煮的手藝是好還是不好,但看沈昌珉吃得讚不絕口,他大概有那麼一點能體會,也許是好吃的。

夜間裡,金在中三人約好去河邊洗個澡,一整天下來不洗他覺得自己會臭死。

當然仍有許多士兵一同前行,不過在途中時,鄭允浩很適時的殺了出來,然而朝著金在中說:「我帶你去別的地方洗。」

金在中抬頭看著他皺著眉頭,沈昌珉沒說什麼,金俊秀也只是搔搔頭,不明所以。

「我洗個澡你出來打什麼岔?」他又轉過頭看了看其餘兩人,似乎沒什麼意見,又說:「不然你就帶我們三人一同去。」

鄭允浩勉強的看了另外兩人,其實他就是不想讓金在中被別人看見才會這麼提議,可好了,本以為自己能跟他一起洗的,現在卻又多出兩枚不算小的小朋友,這不是自找嘛。

不過金在中是執意要帶這兩人去,鄭允浩也沒辦法,也只好帶其餘兩人隨行。

一路上沈昌珉就跟金俊秀有一搭沒一搭,聊著他今天的訓練如何如何,金俊秀只是說著自己多苦多苦,而前面那如同爹娘的兩人本來是好來好去,最後卻又演變成你追我打這種局面,不過最後也是平安的來倒了小蹊徑邊,這水感覺比另一邊的清澈許多。

他們四人來此後才發現朴有天早已在那梳洗,金俊秀並沒有向前打招呼,他倒是與沈昌珉去一旁,脫了身上的衣物,就跑進了河邊痛快的清洗一翻。

男人間一起就是會比較,當金俊秀用著清水清洗胸膛的汗水時,沈昌珉卻沒來由的一句,「為什麼你的那麼小?」

金俊秀下意識的就抓住了自己的小鳥,臉紅了起來,他也看了沈昌珉的,氣憤的說:「你也沒多大啊!」然而就轉過身跑去另一端清洗。

這些情景朴有天是看在眼底,他無視鄭允浩對金在中的調戲,反正鄭允浩最後肯定是惹的自身被金在中一翻毒打,他反倒比較關心不遠處的金俊秀。

而沈昌珉呢……他也不知怎麼洗的,當朴有天走過時才發現那人有些像浮屍浮在水上,還露出了晰白的屁股。

當他走至金俊秀後面時,輕聲的喊:「你叫俊秀吧?」

金俊秀顫了一下,頭往回轉發現是朴有天,他又抓住了自己的小鳥,趕緊轉身面對朴有天道:「是,將軍!」

朴有天瞧他這樣緊張,臉上笑著說:「我這不是都被你瞧見了,你還遮什麼?」

其實他這意思不是要讓金俊秀手放開,只是調侃而已,沒想到金俊秀真的把手給放了開來,顫抖的面對朴有天。

他低下頭閉眼不敢看,雖然都是男人,可看對方裸體也不太好吧。

朴有天伸手抬起他的下巴,然而說:「睜開眼。」

金俊秀才慢慢的將鳳眼睜開,朴有天又笑了起來,金俊秀真的很聽話。

而現下他也只膽敢看朴有天得臉,他突然覺得,朴有天的笑容真的很迷人。不過朴有天的雙眼並沒與他對望,反到眼神垂了下來,看著金俊秀的身子。

金俊秀的臉越來越紅,紅的像猴子的紅屁股,當他受不了時,他竟害怕的閉上眼伸手推了朴有天的肩膀,但沒料,朴有天武功底子本來就不差,他也反射的抓住了金俊秀的手腕,低聲說:「你的肚子一圈的瘀青,有無備藥來此?」

他這時才睜開了眼看著朴有天,臉錯愕了許久,才緩緩的搖頭。

金俊秀心底緊張的腳都站不住了,朴有天扶著他讓他坐進了小河裡才把手放開。

在河底漂服的紅髮,朴有天也一同坐了下來,他看著金俊秀身上幾處瘀青的地方,很自然的替他揉了起來,安慰的說:「一剛開始都會是如此,日子久了就習慣了。」

金俊秀本來不想麻煩朴有天,可最後見朴有天也替自己的揉的會痛可卻也很舒服,他也不好意思拒絕。

累了一天,能鬆懈一下這樣的感覺確實不錯。

朴有天看見金俊秀就像貓一樣舒服的閉上眼時,他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服侍一枚士兵,而這士兵竟然也讓他服侍的服服貼貼還像是快睡著的閉上眼,實在是太誇張了。

這時後的其餘三人個,沈昌珉時不時看著金俊秀與朴有天,然而繼續當浮屍,而金在中則是緊張的想衝過去拉開朴有天,可卻被鄭允浩擋了下來。

「你過去幹什麼呢?」鄭允浩攔下金在中的肩,兩人衣衫都未穿就在何裡奔跑,金在中也不管了,他只想過去要別朴有天亂摸金俊秀,怒道:「你別攔著我!俊秀有危險!」

鄭允浩輕笑了一聲,才第一天能有什麼危險?朴有天又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會亂上人的人。

感情是需要培養的呢。

不過他正好相反,好於馴服猛獸的他,不管是什麼手段什麼方法,他才不會管什麼恰好的時機呢,該賞就賞,該罰就罰。

「你就擔心他,怎麼不擔心自己?」

鄭允浩沒花費多少力氣就將他壓制水中,金在中的姿勢說多曖昧就多曖昧,他雙腿打的正開,而鄭允浩就跪在他雙腿間,還好水不深,不然金在中早被水淹沒頭頂。他瞪著鄭允浩,紅了臉怒吼:「你滾!」

「不滾。」鄭允浩竊笑的說。

金在中這樣的姿勢也使不出力來,只好另想法子。

「沈昌珉!不來救我你沒飯吃!」

霎時,不知哪來的飛腿,三兩下就把鄭允浩踢飛。他臉上相當的正經,看著飛去岸上的鄭允浩說:「不好意思,鄭皇子,為了三餐我只好犧牲你。」

這時後他才曉得,寨營的糧食讓沈昌珉顧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而金在中趕緊起身,他走至沈昌珉的身邊,也開始的洗了身子,當他轉過頭看時,朴有天早已不在,只剩金俊秀一人安靜的淨身。

剛剛他錯過了什麼?

金在中拉了一下沈昌珉的手臂問:「剛朴有天有對俊秀怎樣嗎?」

沈昌珉轉過頭看了一眼金俊秀的背影,搖頭道:「沒注意。」

不過看金俊秀並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他也不好意思問。

於是,他們三人也穿起了便衣拋下鄭允浩各自回寨營休息。

其實朴有天有特地交代金俊秀,若回營記得向他拿涼藥擦擦,而軍中也有軍醫,可以找大夫看看,不過金俊秀什麼都沒做,他只是進了營帳,倒頭就睡了。

而這時後朴有天卻擅自的來倒他的營帳,如不速之客般的撥開帳廉,來至金俊秀床邊。

金俊秀早已睡得不省人事,怎可能驚覺朴有天到來。

做為一個將軍,朴有天很明白他不能這麼縱容金俊秀,不過現下又瞧著這副瘦弱的身軀,他就擔憂金俊秀往後的日子撐不過。

雖然金俊秀一心想練的勇猛,不過他卻不想看他受太多苦頭。

才一天的相識就讓朴有天感覺他應當保護眼前這人,這種感覺不曉得是打哪來的,很奇妙。

他將涼藥放置金俊秀的鎧甲上,然而悄然離去。

這樣的訓練還得持續很久,他真擔憂金俊秀撐不過。而若自己在其他人面前給予金俊秀太多優惠,又怕士兵的素質提升不起來。

不過想起今日金俊秀因舒服而瞇上眼的神情……

他的疲勞都值得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